五子棋棋开花谱

论史铁生笔下人物心魂世界的构筑

来源: www.khyfdv.tw 作者:vicky 发?#38469;?#38388;:2017-08-02 论文字数:25620字
论文编号: sb2017072415035616785 论文语言:中文 论文类型:硕士毕业论文
本文是文学论文,笔者认为阅读与研究史铁生是一种享受,也是一种挑战,学力所限,无法将史铁生的文学世界阐释得更为精辟,但他的生命历程,他的思考与追问给我带来很大启发与震撼。
第一章 心魂:史铁生笔下的文学世界

一心魂的概念界定
早期的史铁生,将写作视野放在现实世界之中,以最为传统的现实主义手法去写作,努力以自身有限的经验与想象去塑造让读者印象深刻的人物,当然也获得了一些成功:背负着沉重的政治负担的奶奶(《奶奶的星星》)、单纯善良、贫穷却乐观的老汉跟留小儿(《我的遥远的清平湾》)、战战兢兢、疑神疑鬼的知识分子詹牧师(《关于詹牧师的报告文学》)等等。可是这样中规中矩的史铁生是短暂的,1985 成为史铁生创作上富有特殊意义的一年,这个无论在生活之路还是文学之路上都艰?#30740;?#36208;着的残疾作?#36965;?#22312;这一年逐渐转变了自己的创作风格,与文?#25345;?#27969;渐行渐远,走向了更为深邃的人的内心世界。对于人物描写,他开?#27982;?#30446;张胆地反叛传统的人物塑造手法,不再追求塑造典型人物与自我形象人物。他选择以心魂作为依托,去表现人的复杂与人生的无常,?#38405;?#31946;不清、无影无形的自由心魂去替代具体的、有名?#34892;?#30340;各式人物。
在史铁生的后期写作中,“心魂”成为核心概念,他不止一次地在自己的散文与小说中?#25945;?#36825;一概念,并且以“心魂”为中心,有意识、?#24515;?#30340;地改变了写作风格。他认为写作的目的可以分为三种:市场、流派与心魂,前两类广为人所知,各有其推崇者,反倒是最为重要的“心魂”,被冷落在一旁,无人问津。“心魂”一词,最早出自于南朝江淹的?#23545;?#20307;诗·效左思》:“百年信荏苒,何用苦心魂。”这里的心魂指的是心灵、心神的意思。史铁生所采用的“心魂”必然与心灵密切相关,却又更加深刻与厚重。
在史铁生的文学世界中,“心魂”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含义。它指的是心灵世界中的真实之域,这是一片人们时常忽略的领域。“?#20063;?#22823;爱看仅仅发生在空间的故事,那样的故事全世界?#21051;?#19981;知要发生多少,似乎与我关系不大。  我想,其?#24471;?#26377;一篇好作品是纯粹写别人的,而只能借助很多发生在空间中的别人的事,在写发生在自己心里的事,准确说是发现早已存在于自己心里的事。”在传统的真实观念与当代浮躁的对物质的欲望?#35874;?#19979;,人们通常关注的是外在的、物?#24066;?#30340;事物。史铁生却认为,真正的真实理应存在在人们自身的心灵世界之中,它无法用肉眼去捕捉,也难以用语言去描述,但它所蕴含的是真实的生命信息。如果要探寻人生种种问题的答案,就必须回到心灵世界之中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二、选择写作人物的心魂的缘由
探索人物心魂世界是史铁生经历了长期的摸索之后所作出的选择,与史铁生的残疾经历关?#24471;芮小?br /> 21 岁的史铁生由于命运的捉弄失去了双腿,不论人们如何赞扬他的坚强,如何夸奖他在文学上的灵气,都掩盖不了他已经注定的外在的残缺。“命运将史铁生限定在了轮椅上,剥夺了他的外部生活,他只得往内心走去,用思想做脚,越行越远。”对于世界,他曾经尝试过以外在的方式走进去,却发现很?#36873;?#20154;们?#28304;?#27531;疾是残忍的,在工作、爱情与日常的生活中,史铁生跟所有普通的残疾者一样,遭遇到的是以同情作为外?#21069;?#35065;着的种种歧视、对他最普通权利的种种剥夺。就如他的好?#28153;?#23433;忆所?#25285;?ldquo;概念无论如?#25105;?#26159;别人体验与归纳过的结论,会在他与对象之间,拉起一道屏障。他就隔着这层?#30097;?#30340;屏障,看这世界,这世界很难不是变形的。”而以认识、思考、写作的向内方式好像容易的多,也好像更能认识到真实的世界,从而去寻求生命困境的答?#28014;?#30456;?#35748;?#23454;的人物,人物的心魂的确要自由得多,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的束缚,随着作家的思考上天入地,去进行人生的冒险。在《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》中,A 一会儿出现在家里,一会儿出现在小公园,一会儿又出现在派出所,而又忽然间与自己年轻的?#25913;柑富埃?#25110;回到自己的童年,与幼年的自己 B 相遇。现实的时间与空间可以?#38469;?#20182;的肉身,却?#38469;?#19981;住他的心魂,?#38469;?#19981;住史铁生探索 A 的心魂世界的尝试。A 的挣扎、叛逆、反省、?#32431;唷?#23396;独等等对人生困境的抗争,都在心魂世界中生动的反映出来。
另外,史铁生认为写作就是要除去周遭的嘈杂,特别是现今物质、欲望等杂音,探究心灵真实的所思所?#23567;?#19968;切都应当回到心灵之中。他非常推崇法国电影《去年在马里昂巴》,认为罗伯—格里耶想通过这部电影讲述的是“必须摆脱那些固有的、僵死的、屈从于习惯的?#28304;?#22312;的观念,从那里走出来,重新?#32431;?#20154;与这个世界的关?#25285;纯?#20320;心魂的无限领域。”呼吁人?#21069;?#33073;疯狂的物欲和僵死的规矩,?#19968;?#23646;于自己的灵性。只有关乎心魂的写作才能达到写作的理想境界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章 虚真:史铁生笔下人物心魂世界的人性真实

一 心魂的自由:《务虚笔记》中的心魂世界
写于 1996 年的《务虚笔记》是史铁生第一部长篇小?#25285;?#22312;他的创作生涯中,也是极为独特的一部小说。它并不符合我们平时的阅读习惯,“我们还没有读到过类似于《务虚笔记》这样的长篇小说。”这是因为人们习惯了“务实”,史铁生却反其道而行之,大胆地尝试“务虚”。“虚”并不是空虚、虚无,它指的是抽象的精神世界。史铁生刻意与客观的现实拉开距离,去揭示人类心魂的面貌,?#25925;?#24515;魂世界的真实。
在这部小说中,史铁生第一次全面描写了人物的心魂世界,没有清晰的人物,也没有具体的情节,他结?#29486;?#36523;的生存印象,让散落于世界的孤独心魂,组成了不可分割的人生之旅。阅读这样的小说对读者来说会是不小的挑战,但真正进入史铁生所引导的心魂之旅,则会从内心生发出更深刻的赞赏。要理解《务虚笔记》中的人物,应该抛弃传统的对小说人物的认知,如史铁生自己所?#25285;?ldquo;C 并不是我要塑造或描写的人物,而应看做是这一份心魂历史的 C 部分。”、“这诸多部分,混淆、重叠而成?#22303;?#25105;的全部心路。”应当将 C、F、N 等看做心魂历史的某一部分,以探索心魂的目的去阅读。相对于具体的人物形象,人物的心魂更加自由,也更加贴近人类生存境况的本质。《务虚笔记》是史铁生抒写人物心魂世界的一次成功尝试,它让我们看到了心魂的伟大力量。
1、混沌:心魂的模糊
在《务虚笔记》中,我们看不到清晰的、有着具体身份与典型性格的人物,尽管人物众多,他们的一切却都模糊不清,陷入作者故意制造的一片混沌。韦勒克认为:“塑造人物最简单的方式是给人物命名”,小说中人物的命名对表现人物来说至关重要,也是读者?#19988;?#30340;关键之处,而《务虚笔记》中的人物名字都是简洁的字母符号,无一人物有着具体的姓名,F、N、O、Z、L  表面上如此敷衍的命名?#38382;劍?#23454;际上暗藏着史铁生的精心设计,他故意使人物?#26377;?#21517;就开始模糊起来,使读者抛弃掉以往以姓名为基础?#19988;?#20154;物的阅读习惯,而关注人物的内在心魂之域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二 心魂的凝聚:《我的丁一之旅》中的行魂形象
作为史铁生生前的最后一部长篇小?#25285;?#25105;的丁一之旅》所体现出的个人风格愈加独特。史铁生继续将他的心魂抒写向前?#24179;?#20182;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概念——行魂,以行魂为主角,从一个固定的视觉出发,探索人生的心魂世界的真?#24471;?#35980;。史铁生尝?#28304;?#21478;外一个角度去讲述生活,追寻答案,将散落的心魂凝聚在一起,凝聚成永恒存在的行魂,让它或者也可以称作他去遍历人生的苦与乐。行魂形象是史铁生在开拓心魂世界的基础上的大胆创造,它使心魂抒写达到了又一高度。
1、行魂何物?
行魂,它的确与心魂密切相关,但它们的概念又有所区别。行魂是一种更大胆、更叛逆的想象,它的存在,充分代表着史铁生是从一个独特的角度?#21019;?#19990;界。行魂没有固定的形体,它是无形之物,无形却又永生,它永生在“人形之器”中,与人的血肉之躯合为一体,以器装魂,然后与这具躯体相伴一生,直到身器因为衰老而最终烟消云散,行魂便寻找下一个寄托之器。书里的“我”就是这样一个自?#21892;?#27850;着的灵魂,所以我开始进入丁一,与丁一一同度过数十年人生,丁一死去后又在史铁生的身器里住下,史铁生与丁一,原本是互不相干的两人,却由于经历了同一个行魂,交织在一起,由此史进入?#30805;?#19968;,所以对于行魂“我”来说这是一次“丁一之旅”。
而“我”还有自己独立的意识,所以“我”并不是丁一,也不是史铁生,尽管进入了他们的躯体,别人跟我对话的表面上从外表来看是跟他们对话,实际上是有着深刻的差异的。“我”会与丁一、史铁生发生矛盾,比如“我”不满丁一抽烟损害自己的身体,又比如“我”认为人与其他物体的区别在于想象力,而想象力是由“情”来驱动,而史铁生会不服气地反?#25285;?ldquo;怎会只是一个‘情’字呢?”54。“我”也会与人器讨论、争辩,或代替他们去?#22303;?#22806;之人进行论争。由于?#19988;?#19982;印象的混杂,人器所经历之事常常混杂在一起,难以分辨清晰。如史铁生会发现在“我”?#36828;?#19968;的讲述之中常常插入他自己的故事,连他自己也很难分清这?#20889;?#30340;?#19988;?#21040;底是属于哪一个具体的人形之器。丁一、史铁生以及千千万万曾经途径过的人器的心魂汇集在一起,才形成了完整的“我”,行魂还是自由的,它可以上天入地,超越时间、超越空间,自由自在地去经历心魂之域;它能够随意选择栖居的对象并与他们保持距离;它能够真实的经历一切而又全知全能地看清楚所有事件的发生。它是一个理想概念,可以超越人生来就必须面对的残缺,超越孤独、死亡与欲望,站在一个更加合理的位置来审视人本身以及他们的命运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三章 ?#38382;劍?#21490;铁生笔下人物心魂的符号化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28
一 命定的受难者:残缺者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29
二 充满矛盾的身份?#21495;淹?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32

第三章 ?#38382;劍?#21490;铁生笔下人物心魂的符号化

一、命定的受难者:残缺者
从一个健康、青春、狂妄的人到一个只能安坐在轮椅上,一身病痛之人,对于残疾带来的苦痛,史铁生深有体会。当他别无选择踏入写作的领域时,残疾主题无疑成为最好的题材选择。在早期的作品中,史铁生创作了大量残疾人形象,将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做了具体的?#25925;尽?#30001;于身体上的残疾,他们必须面对比常人艰难百倍的生活。由于生理上的限制,以及社会的偏见带来的限制,他们的工作与爱情之?#33539;?#20805;满?#37096;潰?#35768;多梦想,只能在香甜的梦中实现。《足球》中的残疾少年山子与小刚,因为残疾,爱情无望,连看一场喜爱的足球都成为奢望;《在一个冬天的晚上》的残疾夫妇,无法生育自己的孩子,领养孩子也被拒绝;《山顶上的传说》写了瘸腿的青年因为残疾失去了爱情,?#32431;?#19981;堪  他们的所思所欲,都是正常人的普通要求,身体的残缺却成为永远无法逾越的障碍。因为自身的苦难与限制,早期的史铁生纠结于具体的残疾与残疾人,他希望人们能?#27426;?#24471;残疾人的生活与思想,希望残疾人在各个方面能够受到平等的?#28304;?br /> 1985 年之后的史铁生突然领悟了,在长期的思索之中他不再被生理的残?#31508;?#30028;所禁锢,他的思维更加广阔。他意识到不仅仅只是残疾人会遇到各种阻碍与苦痛。上帝是公平的,实际上整个人类都是残疾人,都是残缺者,人类一出生就注定了?#34892;?#22810;局限,只要是人类,都无法超越这些残缺。人,就是命定的受难者,注定无法成为神。从此,残疾在史铁生的小说中成为一种隐喻,一种符号,它代表的是一种人的广义上的残疾。如果说早期的创作只是为了抒发苦闷,后期的史铁生跳出了自我的困?#24120;?#24605;想更加深沉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结语
史铁生并不专注于塑造人物,准确的来?#25285;?#20182;是在构筑人的心魂。他希望描写的、探究的不再是个人的命运,而是全人类的命运。这是他的伟大之处,更是他的复杂之处。所以对于史铁生作品的人物形象的塑造,不应再以传统的观点去进行解读,要将视野扩大,才能够看出他关怀人类命运的野心。首先,史铁生作品中的人物心魂描写使我们看到了无数新的可能性,即符号化的人物也能够十分精?#30465;?#20154;物与作品能够有相互塑造的关系等,这是?#28304;?#32479;成功的颠?#30149;?#24403;然,代价也是有的,它牺牲了传统的?#38382;劍?#20250;使读者?#26800;?#26080;所适从;其次,人物成为史铁生文学世界对人类命运终极关怀的一种真诚表达。同样是消解人物,新写实小说?#25925;?#30340;是人类的琐碎与渺小,生活的艰辛与平庸,?#30830;?#23567;说则是更偏向于实验性质,挑战的是人物曾经的重要地位。对于史铁生来?#25285;?#20182;模糊个人具体的命运更多是为了关注整体的人类困?#24120;?#20182;对于卑微、脆弱、罪恶的人类并不冷漠,而是充满着同情。他并不像新写实小说与?#30830;?#23567;?#30340;?#26679;让人类面目可憎,而是看到人类的残疾,人生的荒诞,对于包括自己在内的人类满含着悲悯之意。
阅读与研究史铁生是一种享受,也是一种挑战,学力所限,无法将史铁生的文学世界阐释得更为精辟,但他的生命历程,他的思考与追问给我带来的启发与震撼是难以言说的,中国当代文坛拥有史铁生的确是一大?#20197;恕?#25105;们太过于关注国家、政治、社会等充满功利性与实用性的问题,忽略人本身存在所需要解答的各种疑问,是史铁生填补了这一空白,让我们在浮躁的现代社会中转向于关注心灵。
参考文献(略)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khyfdv.tw/wenxuelw/)查找


五子棋棋开花谱